近年来,我国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推进垃圾分类取得积极进展。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指导员指导市民进行垃圾分类投放。 上游新闻记者 李化 摄  近段时间以来,重庆各地正在如火如荼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掀起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时尚热潮。而相比城区,在农村实行垃圾分类同样迫在眉睫。今年10月,市环卫集团投入70余万元率先打造首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示范项目——永川区南大街街道黄瓜山村、代家店村。

近期西安政府加速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启动、成效初显。为了深入了解垃圾分类落实情况,研究垃圾分类的潜在问题,弘扬新时代下的环保意识,长大建工青志队于7月15日上午8时前往八兴滩村进行实地调研。抵达目的地后,队员们分头向村民们询问垃圾分类的具体情况。村民们表示,自从政府下达垃圾分类的实施办法后,村子里乱倒垃圾的情况减少了很多。队员们了解到,从上个月开始,每家每户门前都有了至少一个“新型垃圾桶”——两个相连且分别标有“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垃圾桶。并且自从有了这种新型垃圾桶后,村民们对垃圾进行分类的情况有很大的改善,村中垃圾分类开始进入了正轨,垃圾分类的氛围日渐浓厚。“垃圾分类当然好呀,对环境有好处嘛。”住在村口的蔡阿姨如是说。环卫工人:垃圾分类不彻底,全面实施仍需时间在调研的过程中,队员们发现新型垃圾桶只有“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两种垃圾桶,“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并不在其中。当地的环卫工人表示,当前村民们对垃圾分类虽然都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要能全面开展垃圾分类仍需一定时间。就当地情况而言,厨余垃圾所占比重较大,所以村民们只需分出厨余垃圾,并把剩下的垃圾用塑料袋一并包裹并直接投入“其他垃圾”即可。对此,环卫工人认为,这样的分类一定意义上能减轻垃圾处理厂的负担,然而依旧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落实分类,任重道远带着许多问题,队员们来到了当地的沣东新城垃圾分类基地。工作人员告诉队员们,村民们每日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是可以得到积分奖励的,而这个积分又可以用以兑换小礼品。随后,工作人员带队员们进入了垃圾回收处理的车间,向队员们展示了车间处理厨余垃圾的成熟技术。然而,工作人员认为村子里的垃圾分类很大程度上依靠政府的宣传,许多细节方面的问题亟待解决,垃圾分类之路依旧任重道远。最后,队员们参观了当地的污水处理厂,对垃圾分类的回收处理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作为新时代大学生的我们,自然应该主动参与到垃圾分类的活动之中,从现在起,从自己起,为垃圾分类贡献一份力量。(编辑|校青菌)@长安大学

最近上海垃圾分类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这源于7月1日上海正式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垃圾分类被纳入法治框架。所谓垃圾分类就是指按一定标准将垃圾分类储存、投放和搬运,从而使其转变成公共资源的一系列活动的总称。

最近垃圾分类话题,一直占据新闻头条以及微博热搜。我们之前在扔垃圾的时候,只意识到垃圾有可回收、不可回收以及有害垃圾之分,但是自从上海的垃圾分类政策出来之后,我们才意识到,垃圾还可以湿垃圾和干垃圾之分。那么奶茶杯属于什么垃圾呢?垃圾分类的好处有哪些呢?接下来的小编会详细为大家介绍有关垃圾分类的内容。

新华网北京7月1日电(陈凯茵 游苏杭)“这是什么垃圾?”当前,这样“直击灵魂”的提问在上海比比皆是。今天,《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开始实施,意味着经过20多年倡导之后,垃圾分类终于将纳入法治框架。  那么,到底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不分类的垃圾会带来怎样的损失?究竟如何才能把啃了二十多年的垃圾分类“硬骨头”真正攻克?  我国人口规模庞大,所产生的生活垃圾堪称巨量。根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2015年提供的数据,我国人均生活垃圾年产生量为440千克,并以每年8%-10%的速度与增长。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城市垃圾处理能力不足。  以北京市为例,据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介绍,现在全市每天会产生将近2.6万吨的生活垃圾,人均每天1.1公斤。目前北京有29个垃圾处理终端设施,都在满负荷运转。  据统计,垃圾分类可以使人均生活垃圾产生量减少三分之二,有利于改善垃圾品质,使得焚烧(或填埋)得以更好的无害化处理。  以垃圾焚烧为例,分类能助力焚烧处理做得更好,可起到减量(减少垃圾处理量)、减排(减少污染排放量)、提质(改善燃烧工况)、提效(提高发电效率)等作用。  北京环卫集团南宫生物质能源有限公司是北京第五座生活垃圾焚烧厂。在一个深28米、能容纳1万吨垃圾的垃圾储仓里,两个巨大的抓斗起降张合,不断将垃圾投入2个温度在850℃以上的焚烧炉中。这个焚烧厂每天能“吃掉”1200吨的生活垃圾,并“吐出”约35万度电。  负责该焚烧厂的北京环卫集团南宫生物质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满昌告诉记者,“生活垃圾分类后,垃圾热值能提升20%以上,大大提升了垃圾焚烧的发电量,随着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一方面垃圾焚烧厂在环保排放控制方面的压力会降低,另一方面再生能源转换率会进一步提升。”  光大证券环保团队认为,垃圾分类将进一步推动提高焚烧热值,幅度为30%-40%,若以0.4元/度上网电价计,垃圾焚烧项目盈利将提升15-20元/吨;同时垃圾分类还将控制二噁英排放,分类后二噁英排放降幅可达80%。  在北京,虽然多数小区的垃圾桶都贴有垃圾类别标识,但是大部分居民对于生活垃圾几乎都是混装处理,不会进行分类。不少居民表示:“反正垃圾车都是一股脑全部运走,分类了也没用。”  这样的现象和心态十分常见,在北京市市人大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郝志兰看来,一方面,当前“混装混运”现象影响了居民开展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居民垃圾分类不到位,也影响了分类收运和分类处理的效果。由此易形成垃圾投放主体和收运主体之间互不信任、互相推责的恶性循环。  那么这样的循环给如何破解呢?其实,垃圾分类的全部工作分为4个环节: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郝志兰所说的恶性循环主要发生在前三个环节。  袁满昌介绍,以他从事环卫事业多年的经验来看,目前北京已经在体系上做好了垃圾分类的准备,特别在分类处理的环节,各类垃圾都能得到合理的处置。而“混装混运”的现象在垃圾运输车辆升级换代以后也能得到很好的处理,“这个问题都不大,难点还是在于分类投放和分类收集环节。”  郝志兰表示,垃圾分类尚未成为居民的普遍行动和生活习惯。民意调查显示,北京居民对垃圾“四分类(厨余垃圾、有毒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知晓率达到了80%,但是居民分类投放的自觉性和参与率仍然较低,对厨余垃圾的准确投放率仅有2成。居民垃圾分类还处于“理念上认同,行动上滞后”的阶段。  据了解,目前在北京市30%的街道、乡镇已创建了100个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表示,2019年示范片区覆盖率要达到60%,覆盖200多个乡镇街道。  实际上,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创建还处于制度覆盖推广上,与实际覆盖差距较大。  “我们从市城管委提供的开展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创建工作小区名单中随机抽查了7个区的12个居民小区,其中厨余垃圾分出率较好的5个小区,基本靠的是‘绿袖标’的现场督导和二次分拣,人力成本较高。垃圾分类如果没有更加广泛的群众参与,就会出现‘试点成功,推广困难’的现象。”郝志兰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6个城市已出台生活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或规章,26个城市将垃圾分类工作列入立法计划,2017年以来,上海、厦门、西宁、广州、深圳重庆、太原等地分别发布了垃圾分类地方性立法。  今天,《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正式开始实施。意味着,在全国进行20多年倡导工作后,上海率先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在条例中首次明确对生活垃圾全流程进行分类,确立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制度和相应法律责任等。比如,个人如果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款200元;单位混装混运,最高可罚5万元。  北京的垃圾分类工作也在提速。孙新军表示,《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将不光对单位,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以立法方式使软约束逐步“硬起来”。下一步,北京市还将健全日常执法检查,逐步覆盖至居住小区。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不组织分类或分类不符合要求拒不整改的单位,要移交执法部门处罚;同时还要逐步建立“不分类,不收运”的倒逼机制。  全国性的立法也提上日程,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6月25日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对“生活垃圾污染环境的防治”进行了专章规定。草案提出,国家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符合本地实际的分类方式,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实现垃圾分类制度有效覆盖。  此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也曾召开垃圾分类工作座谈会。会议强调,要多措并举推进下阶段垃圾分类工作。加快垃圾分类设施建设,完善垃圾分类技术设施标准,加强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各环节的有机衔接。加强法制建设,通过立法加强源头减量,提升垃圾全过程管理水平。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